星色のおくりもの角色雜感:鳴滝宗哉

整體而言這條路線不夠甜,感情說服力也不足,偏狗血較沒萌點。

 

hoshiiro

  • 名稱:星色のおくりもの
  • 平台:PS2
  • 公司:TAKUYO
  • 發售:2007-11-08
  • 鳴滝誠悟 CV:岸尾だいすけ
  • 鳴滝宗哉 CV:平川大輔
  • 明戸 紳 CV:真殿光昭
  • 稲船隆志 CV:水島大宙

「妳說過想要成為像我這樣的老師吧?」
「不過,不能學我現在做的事喔。親吻學生?不不,我已經離職了。」
「所以無所謂,就讓我獨佔妳吧,今天一整天,明天、後天…如果妳希望。」

好狡猾……明明說過『不管怎樣,我是妳高中時代的老師這點不會改變』,遇到這種時候就撇開老師身分,宗哉哥真的好狡猾……但是……這樣的宗哉哥才像他,我再也不想看到他收掉玩笑話,正經嚴肅…冷酷的模樣,失去笑容、拒絕任何人接近,這樣實在太寂寞了,不准再用『我還只是個小孩』這種藉口來阻擋我喔,喜歡就是喜歡,所以,我想要陪在你身邊。

* * *

宗哉路線的戀愛感其實頗虛,前半期都還和同班同學們互動頻繁、相親相愛,宗哉只是偶爾冒出來插花,然好感不足,沒進入其他人路線才丟到宗哉線,如果選項沒選好,沒有堅持介入他的痛苦,就會開出無戀愛的Normal ED。

就算進入宗哉線,仍會有『宗哉喜歡櫻衣!?什麼時候開始?有表現出來嗎?』、『櫻衣喜歡宗哉哥!?什麼時候開始?居然捨棄誠悟和紳挑個這麼難搞的!』的懷疑,畢竟不管在哪條路線,宗哉就只是一個和他們親近、熟悉的大哥哥兼老師。

宗哉雖然看著他們三人長大,但年齡的差異導致情感牽絆上沒有誠悟、紳、櫻衣彼此來得深,當年櫻衣也只是個小女孩,就算再怎麼可愛,沒有蘿莉控的他並沒有對她產生戀愛感,甚至連她是異性這件事也意識不到,就只是『鄰家小女孩』、『弟弟很喜歡的玩伴』這點程度,或許有一些疼愛,其他就沒有了。

後宗哉離開村莊到外地求學,在廣大的外頭世界適應良好,沒有返鄉定居的打算,但事件發生,受挫、痛苦的宗哉,逃避似地回到了村裡。

死亡車禍。

那是宗哉的過去,被好友的妹妹涼子告白,因為沒感覺而拒絕了,在大雨中堅持送自己一程,突然衝出的行人,閃躲、打滑……他被彈出車外,但開車的好友身亡。

醫院裡,張開眼看到的是哭得慘烈的涼子,受不了失戀及失去溫柔哥哥的雙重打擊,憤怒的質問自己,把所有情緒發洩在自己身上。

「為什麼死的不是你!」

惡毒的話語,也是他對自己說過無數次的疑問,被獨自存活的愧疚感纏繞,宗哉沒對涼子解釋開車的不是他,接受她所有的責怪,承認是自己害死她的哥哥……這讓涼子更有理由去恨,恨他溫柔對待讓人誤會、恨他不接受她的感情、恨他害死她的哥哥……因為她膽小懦弱,只能推卸責任來逃避現實。

宗哉採取的作法卻也是一種殘酷,讓不願看清現實的涼子走不出來。

雖然也很難去怪他,畢竟好友死亡的痛苦完全攫住他,當時除了這種作法,他沒有餘力再去斥責、罵醒或開導涼子,被她咒罵怨恨反而剛好,因為他也愧疚,極需這種自虐似的懲罰……然後,他回到了生長的村子。

回到老家逃避,當起村莊的高中老師,教導自己的弟弟和認識的同齡孩子……當年出外闖蕩的雄心壯志全沒了,怎樣都好,他無所謂了。

懷念的鄉間氣息,慢慢讓他的心平靜,但痛楚仍不時讓他從夢裡驚醒,無法入眠。

看著誠悟、紳、櫻衣的笑鬧,他們的純淨更對照出自己的污穢。於是懷著複雜的心情,掩飾好所有脆弱表情,殘缺地過著平凡的鄉村生活。

隨時間經過,傷口結疤變淡,仍存在。在街上偶然遇見涼子那天,舊傷就像被狠狠挖開般疼痛,破壞了原本的乾淨氣息。於是愛開玩笑的宗哉哥變了,變得冷漠、保持距離。

櫻衣無法理解,拼命地、努力地想要接近,想問為什麼,想要他恢復平常的模樣,就算被捂住嘴巴、抵在牆邊,面對變得可怕而陌生的宗哉哥,還是選擇不退卻。

他卻消失,跟著那個叫涼子的人離開……

「連出路志願都還決定不了的小鬼,想幫我什麼!?」

就算這樣,還是不願就這樣放棄,櫻衣意識到自己的心情。

在那天,涼子開車載走她,說要帶她去見宗哉,到目的地後卻把她關在車內,在湖邊要宗哉抱她,接受她的情感,被再度拒絕後憤而返車衝入湖裡,試圖玉石俱焚,如果得不到,就把他的珍愛毀掉,讓他一輩子後悔。

看著昏迷不醒的櫻衣與著急人工呼吸的宗哉,才察覺到自己做了蠢事而痛哭。
幸好一切都還來得及挽回,就像從惡夢清醒過來一樣,終於,面對現實。

因為看到對櫻衣溫柔笑著的宗哉,再次相遇的那刻,涼子發現自己尚未放下當初被他吸引的感情,一連串的行動卻仍然碰觸不到他的心,這是現實。

宗哉也認清現實,過去的事再怎麼後悔也無濟於事,只能讓傷痛不再擴大,好好珍惜身邊所有,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被櫻衣找回笑容的愛戀心情。然後就握手言和,情敵該退場的退場,該幸福的兩人就邁向幸福結局囉。

這段過去傷痛的描述能夠理解,其實宗哉會被櫻衣吸引也不是無法理解,純淨、可愛,總是笑著的鄰家小女孩,這是治癒系。雖然能夠想像後自行腦補,如同官網小說裡,宗哉對櫻衣的想法與漸漸萌芽的感情,但遊戲中兩人互動過少,少到讓人疑惑著一切的自然而然是從何開始,幾乎看不出宗哉啥時對櫻衣有了異樣感情,要說是他太會壓抑、偽裝,卻連一點端倪也沒有啊~

這條線萌點不足,不像深深被誠悟寵溺的幸福、沒有和紳親暱笑鬧的愉快、少了想到隆志就心痛的情感,雖然最後櫻衣考上大學,宗哉來幫她打包的親吻圖很不錯,但感情事件太虛的本質還是無法改變,真是殘念。

而紳、誠悟在後期幾乎沒出場,讓人很疑惑他們的反應,尤其誠悟那麼喜歡櫻衣,若宗哉和櫻衣在一起,看著他們親密互動會很痛苦吧……喜歡的人選擇他人,失戀本來就是理所當然,只能當朋友,不只在宗哉線,隆志線更是如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