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筆記:尼爾.舒斯特曼《殺戒3:玄鐘》

厚厚殺戒三部曲的精采尾聲,伴隨著玄鐘聲響,帶回出乎意外又本應如此的不完美世界,超好看!

 

殺戒3:玄鐘

  • 書名:殺戒3 玄鐘
  • 作者:尼爾.舒斯特曼(Neal Shusterman )
  • 譯者:陳錦慧
  • 出版社:博識圖書
  • 出版日期:2020/10/01
  • 字數:234,599字
  • 文案簡介:連結至Readmoo觀看

※ 以下感想可能會提到部分劇情,在意劇透者請止步

 

▼ 閱後感想

在因度拉沉沒後,最初只能沉默地看著。

看著刈鐮法拉第和穆妮拉抵達未知座標環礁群,卻因為達不到開啟條件只能一籌莫展地過起與世隔絕的野外求生原始生活,轉眼數年。

看著格雷森化身「玄鐘」四處奔走,成為刈鐮意欲收割的目標,在雷雲提示下逃離危機,試圖以先知身分阻止失控的玄音教徒掀起恐怖攻擊毀滅一切。

看著暫死在金庫裡的洛文與席翠拉持續沉睡,在世界已成刈鐮戈達德掌控之物時終於被打撈上岸、復活,但已被歷史寫成真兇的洛文遭監禁、落網、火刑,即將殞命時被救走,取而代之的是數萬無辜民眾當場被遷怒摭取。

看著遙遠環礁總算迎來新客人,卻帶給法拉第遲來的沉痛打擊,讓他頓時心如死灰,對未來再無任何期盼,宛如行屍走肉。

幸好,看不下去的雷雲選擇跨越界線,短暫借用人類肉體感受世界後成功進化出能脫離部分規則的卷雲,讓希望聚集在一起。

席翠拉帶領其他人一步步挖掘出刈鐮戈達德的陰謀,得知人類星際計畫的失敗源於刈鐮堅持將人類困於地球的自私目的,與格雷森會合後,抵達環礁群和刈鐮法拉第、洛文重逢,只剩選擇走還是留。

希望之地藏有創始刈鐮的防弊措施,也建造出航向宇宙的太空船,倖存的人們齊聚,裝載一艙艙物資與未來將被重置的屍體等待結局,也等到隨之而來的惡意,於是防弊措施終被啟動,離開的、留下的都各迎來終曲。

尾聲擠在短短章節裡,卻塞滿高潮迭起。

刈鐮蘭德曾經的愛讓刈鐮戈達德活過來,戈達德的無情造就自己的死,泰格的捧心相待為他換來新生,刈鐮作為人的自私毀了世界也救了世界,極其諷刺又前後呼應!

原本以為創始刈鐮的防弊措施會由洛文和席翠拉啟動,結果是由刈鐮法拉第和不接受刈鐮安娜塔西亞戒指的穆妮拉,真好,不論是穆妮拉不願意成為刈鐮,還是法拉第終於走出失去刈鐮居禮的痛面對眼前的人。

之前就覺得防弊措施應該會毀掉永生,沒想到是透過刈鐮戒指的鑽石爆裂發散出帶有致死感染性疾病的惡意微奈米,清掉刈鐮回歸大自然淘汰法則,用疾病讓每二十年減少5%人口,雷雲仍須遵守規則,不能對最後的刈鐮機制採取任何行動,帶給人類永生的微奈米成為癌細胞潛伏在所有人體內!

揭露時才想說「對厚,原來如此,刈鐮戒指的確是最好的媒介」,明明滿滿的鑽石跟金庫一起被打撈上岸,之前卻都沒注意到這麼明顯的暗示:D

洛文和席翠拉的屍體在太空裡飄盪,卷雲將復活技術帶往宇宙,洛文才能在117年後再見愛人,不暫死也不逆齡的決定真苦,不愧是死過無數次已經不怕死的男人,直接挑戰「孤獨衰老地等待沉睡的愛人甦醒」,真喜歡他在最後被席翠拉詢問「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時,回覆的那句「沒多久以前」,很沉重、很煎熬、很悲傷,又充滿喜悅的「沒多久以前」,幸好還有一千多年的虔誠玄音教徒阿斯翠德作為對照組,相較之下洛文好像也沒那麼孤獨。

洛文和席翠拉在遙遠異星相伴、格雷森和船長潔芮克踏著陸地感受海洋、蘭德找回換了頭的泰格,而刈鐮法拉第在世界不再需要刈鐮後選擇帶給因病瀕死者安寧……過程死傷慘重,結局卻有種大團圓的安心感。

不論怎樣的架空科幻世界,最終還是得回歸那句「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XD,但並不是打回原狀,人類還是能逆齡、復活,只是從「十疫」中學會對生命的崇敬……是說「十疫」這種藉由惡意微奈米清人口的方式便利迅速不費人力還不像刈鐮組織有腐敗問題,當年早該直接採用,而不是變成差點被永遠遺忘的最終防弊措施吧,大概是創始刈鐮太過自信,或太過自私,太會隱藏惡意?

最後,必須用力筆記穆妮拉這句:

「我們是不完美的物種,怎麼能適應完美的世界?

沒有完美的物種也沒有完美的世界,就算再無刈鐮只剩十疫,肯定還是會有各種問題,即使是在卷雲N號們所在的不明異星上,幸好生命總會自行適應世界。

就是苦了被喜愛的格雷森歸為「劣行人」的雷雲,自始至終都得全心為人類服務,不被允許擁有實體和感情,就算阿斯翠德也沒有雷雲孤獨,洛文死再多次也沒有雷雲死得多QAQ,真希望雷雲有朝一日能不再只是孤獨的工具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