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玄「特殊傳說」雜感:歡樂橋段十選

特傳系列每一本都充滿笑點,一路從頭複習回第三部第五集,順便筆記幾個喜歡的橋段,歡樂對話多到超難挑,每一幕都讓人讀得心情很好。
 

  • 書名:特殊傳說
  • 作者:護玄
  • 出版社:蓋亞文化出版(舊版:威向)
  • 出版日期:2007年7月起
  • 新版集數:第1部(10)、2-1(4)、2-2(10)、第三部(出版中)
  • 作者BLOG:夜貓鳥宿
  • 讀墨簡介與AP連結:第1部2-12-2第3部

※ 以下感想可能會提到部分劇情,在意劇透者請止步

 

▼ 閱後感想

以下最愛橋段基本上依收錄集數排序,大多出自第二部恆遠之晝篇和第三部,大概因為第一部新生時期漾漾忙著邊受驚嚇邊吐槽,第二部亙古潛夜篇冰炎處於靈魂只能偶爾遠端操控身體的休養期,人不齊又遭遇六羅和陰影事件讓氣氛抑鬱,於是更喜歡已和眾人培養出穩定情誼夠熟悉夠不客氣的高中生涯後半段?

當然也可能是因為亙古潛夜篇以前我收的是舊版實體書,想摘錄要抄寫打字比較費工,不像之後集數電子書只要劃個線就能輸出複製,所以挑選的橋段才都是後期劇情。

順便解釋一下引用集數的解讀方式,第二部上篇亙古潛夜是2-1、第二部下篇恆遠之晝是2-2,第二部恆遠之晝篇第10集就是2-2-10,用數字代稱比較方便。

 

★ 被迫結拜(2-1-3、舊版2-5)

「為了慶祝今天是結拜的好日子,本大爺特地弄來了特等的精靈飲料,眼前連證人證狗都有了,現在就只差歃血為盟的手續了!」把杯子倒上飲料,五色雞頭的眼睛開始發光。
誰要跟你歃血為盟!我沒有要跟你結拜啊渾蛋!
事情整個往很歪的方向發展,正想往床下一跳先逃再說的我直接被五色雞頭抓住,兩秒後手掌一痛,血已經噴到杯子裡面了。
丟開我的手,五色雞頭也劃了自己的手掌把血給滴到杯子裡面去。

讓漾漾不管什麼時候想起來都會覺得很靠夭的歃血為盟經典橋段\(^口^)/,讀者一想起來也覺得不愧是江湖任我行的雞大爺,這種事只有電視看太多還無視常識的西瑞才幹得出來XD

家人常出任務工作忙導致殺手家族老么西瑞長年當電視兒童打發時間,因為出身,也因為性格,一直都是「老子沒朋友又怎樣」的江湖一匹狼狀態,直到上高中發現班上有個什麼都不知道又傻又弱的新同學,接近試探後確認名為褚冥漾的稀有動物值得好好觀察愛護,就這樣單方面決定把人收為小弟,為了關照小弟不知不覺跟他身邊的傢伙產生交流互動。

雖然一開始漾漾覺得西瑞很麻煩下意識想躲,但只是不知道怎麼應付自我中心還愛幹架的怪人,沒把什麼殺手家族身世放在心上,畢竟對他而言什麼鳳凰族、神諭之所、替身家族、狩人,每個人的來歷都很神奇,一視同仁的態度讓西瑞大爺覺得這小子有前途,加上不會反抗就算反抗也沒用的漾小弟便於攜帶上路,小弟黑色種族身分揭曉後更覺得跟自家殺手一族很合,孽緣順利持續且變得越來越穩固。

五色雞頭堪稱最佳損友,跟漾漾的互動都很好笑,比如塞食物要人吃飽好上路、問被黑暗影響反應怪怪的小弟是不是那個來,提醒超悶想吐是懷孕徵兆記得去產檢、守擂被送便當要漾漾有心應該親手做羹湯而不是交給他家機器人或哈維恩這個第三者,不正經的對話成功鍛鍊了漾漾講幹話的能力,讓年輕妖師提起這個好朋友只能無力地摀住臉XD

 

★ 人參的滋味(2-2-1)

「聞到學長的味道,所以才跑過來……」好補學弟又露出那張各種蠢的單純笑容。
「味道?」我身上應該沒什麼味道吧?
好補學弟愣了下,連忙更改說法,「啊,對不起,是學長身上、我的味道。」
我靠!你這種說法還不如不說啊!
五色雞頭都用一種好像捉姦的眼神在看我們了喂!

靈芝草學弟的笑點在於其種族與單蠢個性,雖然年齡是條老參,睡幾千年才被董事拔起來而甦醒,但長年跟同族生活在聖地沒見過什麼世面,性格頗天真純樸。

明明是個不惹事、看起來蠻好欺負的乖孩子,對妖師學長卻常一本正經說出性騷擾的話,聲稱漾漾身上有自己的人參味、表示自己能吃能用能脫光任處理苦苦懇求別趕參走,見到威風凜凜的狼王時第一反應也是想被含,適合服食的藥用種族讓醫療行為一不小心就走味XD

會那麼黏一個偶爾路過順手幫拔參的陌生學長,或許因為靈芝草喜歡好人想要報恩,也或許牽涉到有關歷史軌跡和種族使命而不得不暫時隱瞞的內情,但能確定好補學弟是根樂於助人的好參,不但保住阿法帝斯一命,還主動去醫療班學習,相信在學會把病患打斷腿後,這個學弟會變得更有用,往後還得面對許多強敵,肯定還會有機會品嘗人參的滋味。

 

★ 燄之谷迎來客(2-2-2)

「喂!混帳的後人很弱,你們要圍毆他時用打蚊子的力氣就可以了,小孩也不用擔心。」拍著他鄰居的肩膀,山大王朝圍觀狼群喊道。
那些狼群馬上發出各式各樣不知道是在吐槽還是吐口水的聲音。
……學長,燄之谷這麼渾蛋你知道嗎。

「混帳的後人……」
「快看,那個是混帳的後人……」
突然一點都不感動了。
我面無表情看著旁邊指指點點的小孩群,那些小孩一哄而散地笑逃了。
「給我改綽號啊喂!」直接往那群小孩後頭抗議地喊了一聲,接著我聽到旁邊其他居民的偷笑聲……好吧他們根本是毫不遮掩地正大光明笑。
學長,燄之谷還是很渾蛋。

混帳的後人褚冥漾在燄之谷受到群狼熱烈招待那段令人難忘XD

那裡的住民慓悍好鬥,正常情況得一路打架闖進來才夠格當座上賓,漾漾和夏碎基於和燄之谷少主冰炎頗有交情而得到帶路指引,不像尋來的西瑞、哈維恩和好補學弟在門外被揍暈確認過實力和陣營才准進,但就算成功踏入燄之谷仍須接受考驗,早暈晚暈還是得被揍暈,漾漾先迎戰種花園丁狼證明了自己的攻擊力仍待努力,之後在營火晚會狼嚎戰舞中被扔進競技場給阿法帝斯處理,讓燄之谷成功K.O.掉妖師後裔。

入境隨俗參加單挑武鬥、被揍暈時慘遭灌酒醒來宿醉頭痛地上一堆狼、被狼神叫去擦骨頭,熱情好客的群狼讓人覺得燄之谷真是觀光必去景點,能享受熱鬧氣氛還能鍛鍊抗揍度,值得一遊!

 

★ 重柳青年咬妖師(2-2-6)

「這是你的朋友?」掐著重柳族,鬼王冷冷看著我。
「是。」我連忙回答。
「不是!」重柳族的氣音。
我靠大哥!你被掐成這樣還想要擠出字反駁我嗎!
看著被染黑的血從遭掐住的脖子流了出來,我連忙無視重柳族的否認,直接踮腳抬手摀住他的嘴巴重新說道:「這是我認識的人,不是壞人。」
呃不,壞人應該是眼前的鬼王才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亂啊!
喔草!不要咬我!我抽回手,沒好氣地往重柳族瞪了一眼。

初訪獄界見黑王,談正事前殊那律恩隨手捉出長期隱身觀察妖師少年而一併跑來黑色種族勢力範圍的重柳族青年,很不客氣地把這位時間種族掐到流血,讓漾漾緊張試圖救人,可惜重柳青年不承認笨蛋妖師這個朋友,還咬了對方一口XD

聲稱沒把褚冥漾當朋友,連名字都還沒揭曉的重柳族青年為年輕妖師所做的卻遠勝於朋友,當年妖師本家遇襲時阻止同族殺害幼童漾漾已經是救命之恩,十多年後再遇少年漾漾幫的更多,包括在其失控時幫平復力量、給桑薇亞之葉回贈藥、默默清理時間告密者、強大黑術師出現時出手對敵扛妖師跑、幫漾漾老媽解身體死咒,不該介入歷史的時間種族違規違到全身傷痕累累,最後還為漾漾擋同族致命攻擊、把所有人傳離妖師本家避免地點洩漏、迴光返照時教他收斂力量,最後自願靈魂封在血珠只為了阻止他報復。

這樣看下來,重柳族對漾漾簡直是真愛,連咬手也像在調情(大誤),只是被詛咒必須保持質疑就能做到這種程度嗎?肯定不僅如此,很大部分應該是重柳族青年的本質使然,相較於他那些偏執到忽略本職的獵殺隊同族,或許他這樣的才是真正值得尊敬的時間種族,他們並非完全站在時間以外觀看歷史不做干預,本身也是歷史的重要部分?

在看到天使、羽族、時間種族的死亡特殊性後,在冒險途中順手救了一隻時間種族的魂鷹後,對重柳青年能被喚醒就多了一份把握,畢竟他連名字都還沒說,不知道會是哪個數字。

 

★ 鬼王妖師聯誼餐會(2-2-7)

殊那律恩大概也發現了不對勁,看了看我們,又回過頭看向陰影,幽幽地開口:「你不是說大學生會談要帶這些東西嗎?」
「嗯。」陰影竟然還點頭。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然,他想了想,站起身,表情變得相當慎重。「是我們失禮了,原來您是位這樣的鬼王。」
「……」我看著然,不知道為什麼眼皮抽了一下。
我讓族人準備炸雞或者鹹酥雞過來。」然張開手,一小圈通訊法陣繞了出來。

史上場地費最貴的跨種族聯誼餐會XD,參與者為鬼王、陰影、繼承先祖力量的三名妖師,完全是能立刻去毀滅世界的陣容呢,結果花費代價請黑山君建立通道的寶貴初次交流,見面時間卻有大半拿來吃炸雞喝汽水,別說漾漾,誰都會想吐槽啊啊啊!

由此可見漾漾以外其他人有多沉穩,或許在心裡盤算著各種利益交換與大局走向,還是能若無其事般享用美食,表現得就像是一場普通聯誼聚餐。

好笑之餘,一方面能看到然、冥玥很疼冥漾,就算頭痛蠢弟弟沒先通知就跑去獄界還被清掉身上守護,就算不爽鬼王插手暗示弟弟當年另有真相,還是讓漾漾先吃好料放鬆心情,也給鬼王面子當作沒看到深這麼大片的陰影;另方面會發現殊那律恩對深毫無保留地信賴,成為鬼王後跟精靈時期一樣常向陰影求教,雖然營造出的吃披薩炸雞氣氛跟原本預期得可能不太一樣,剛好避開嚴肅議題的沉重感,帶來輕鬆聊天的好效果(大拇指)

 

★ 六羅與水火妖魔(2-2-8)

曾經的魔使者很隨手地在烏鴉頭上摸了兩下,然後微微拉起兜帽看向我們這邊。「沒事吧,兩位妖魔大人的空間切割大概是因為年齡大了,手會抖,定點不太準確,花了些時間。」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這話有點在戳弄水火妖魔,烏鴉先炸了。
「小六羅你說什麼!你膽子越來越大了!我可年輕!你是不是想要被我套上羞恥圍裙!我真的會趁你睡覺把你換裸體圍裙喔!」

這幕比起好笑,更多的是欣慰感,羅耶伊亞家的老四,那個出生在殺手家族武力值也夠強大卻不願傷害別人,還自願用靈魂充當陰影封印的溫柔青年,沒有就此離開這個讓他留戀的世界,還能這樣說說笑笑耶,沒死透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六羅以前在家裡面對老爸和大哥時是不是也這麼大膽敢隨便調侃,還是家族氣氛比較嚴肅沉重,無法像跟水火妖魔相處時這麼輕鬆隨意?雖然殺手一族大多冷漠無情不太CARE血緣牽絆,但羅耶伊亞家的五個孩子彼此感情應該不錯,末闕大哥會幫妹妹弟弟收拾爛攤子,其他手足試圖幫六羅擺脫家業束縛,六羅在兄姊弟弟面前應該還是能說笑吧,只是有沒有心情的問題?

不論如何,六羅總算趕上時間回家守擂,不枉大哥特地留下他的位置,就算變成魔使者,只要還在、還能再見就好,可惜殊那律恩成為鬼王後不願意再跟冰牙族親人見面,或許鬼族化對人的影響比成為魔使者的情況嚴重很多,也或許是顧忌精靈族會因心理狀態影響壽命,無論能不能見面,至少沒有完全失去。

為此不要說六羅,就算水火妖魔要末闕大哥套上裸體圍裙,相信大哥也能委屈自己,從西瑞為了刺殺城主任務扮成美少女就知道殺手一族使命必達的專業能力XD

 

★ 壁咚教學(3-4)

「兄弟,你這樣落伍了,只聽對方的指示送東西沒有更多實際行動的話你很快就會被世界上的其它男人淘汰。」西瑞發出嘖嘖的聲音。
「行動?」萊恩有點不解。
「這樣,本大爺教你。」
西瑞直接把萊恩按到牆上,快狠準地伸手把人給壁咚,還加上台詞:「楚楚可憐的小東西,大爺不會讓你從我眼前離開的。」

西瑞老師的壁咚教學!現場唯一目擊者漾漾還記得拍照存證兼把壁咚照片傳給莉莉亞XD

除了包青天、報告班長、飛龍在天那類的江湖情義古裝劇、涉及第三者的糾結愛恨情仇連續劇,西瑞居然連霸氣少爺追妻記之類的偶像劇也沒錯過,到底是多閒才能容納那麼多原世界的無聊知識,還是他任務效率太高,輕鬆就能把目標幹掉,收工後家裡沒人他又沒朋友只好繼續看電視,等等,說不定趕著解決任務就是為了回家看電視(點頭)

 

★ 夏碎告狀,送親弟一頓揍(3-4)

這時,夏碎學長冷不防開口了──
「他想獻祭自己的生命,放棄一切交換我,在心魔試煉被困住,遭到龍神災厄本性蠱惑與侵蝕,意識不清發狂,打傷了他的搭檔與朋友,召喚噬神濁,最後把龍神力量與生命崩潰了,想和墮神族同歸於盡,並放任邪神碎片侵體,打算毀滅世界。」
千冬歲:「……」
二夫人:「……」
萊恩:「……」
喵喵:「……」
我:「……」

漾漾對冰炎告狀夏碎、對夏碎告狀冰炎的小人得志樣頗好笑,但人不可貌相,夏碎這個正經人不但也會告狀,還知道怎樣才是成功的告狀,一狀告到千冬歲母親面前,把笨弟弟的一連串失控行為用言簡意賅的方式交代得非常清楚,讓犯人無從反駁只能乖乖認罪XD

由此可見夏碎作為哥哥雖然蠻疼愛弟弟,願意給千冬歲管,聽弟弟關心地碎碎念,也能毫不猶豫地把龍神血脈送出,但覺得弟弟欠教訓時不會護短,成功讓千冬歲被媽媽捏耳打屁股一頓扁,其簡潔敘事手法和把握時機的能耐非常值得告狀者效法,堪為家庭教育典範!

 

★ 向死而生搭檔情(3-4)

夏碎靠在一邊的扶手上,「只是果然會難過,我多年前失去了母親,在今天連父親也失去了。」雖然有心理準備,不過徹底成為仇人的瞬間,心臟還是不免地微微發痛。
「……你乖。」混血精靈有點不知道怎麼安慰笑著說這些話的友人,而且總覺得雖然對方很傷心,但說錯話可能會被他拿來當轉移傷心的消遣。「喜歡的話,你可以去認狼王當義父。」反正燄之谷那些老傢伙們都很護短,也對夏碎印象很好,不就是父親嗎,一打乾爸爸都可以讓他認。
「那你以後要叫我什麼。」夏碎有點好笑地看著自己的搭檔。

這段搭檔互動非常溫馨,讓人覺得夏碎雖然有點難過,冰炎這麼一安慰大概也不會太難過了,畢竟比起徒具血緣的垃圾生父,一次次同生共死的搭檔才更像他的家人,雖然這句話千冬歲肯定會嚴重抗議,不願被冰炎搶走自己至親的身分。

狼王是冰炎外公,夏碎認狼王當義父的話,冰炎就要喊夏碎爸爸了XD,不愧是理智冷靜的夏碎,就算心情低落也不會丟掉邏輯,就算得到殘忍真相也沒把自己送給邪神,反而預先留後手讓自己能撐到同伴來救,內心強韌的程度令人佩服。

被剝奪力量後仍獨力考上紫袍,明明人生很慘卻沒自怨自哀,不但笑得出來還很常被身邊人逗到忍笑,這人也太有魅力,難怪式青會滿口小美人試圖親近,千冬歲有這樣的哥哥、小亭有這樣的主人的確很值得炫耀,以後也確實該好好孝順夏碎XD

 

★ 忠誠侍主夜妖精(3-5)

「西穆德不會野炊,也不會準備你的衣物藥物靈符水晶陣法地圖,當你們又開始亂跑時,他很可能第一時間被甩掉,而且你還會毫無負擔地把他忘光,因為他對於提高野營水準沒那麼了解,你弄晚餐時甚至不會記得他的存在。」哈維恩一口氣發出一大段血淚控訴。
「能好好準備三菜一湯嗎?如果同行三人都有大小不一的傷勢疾病你可以保證掌握他們的用藥方針嗎?可以行前準備好各種可能會用到的支援品嗎?」哈維恩對只澄清野炊的血靈發出一連串靈魂質問:「當他們一行人耍智障時能適時地打他們臉嗎?莫名其妙遇到魔王等級時可以用得出共生術法嗎?」
阿斯利安看了看夜妖精,然後看了看我,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原來你是這樣的學弟。」

哈維恩根本是冷面笑匠,為什麼侍奉種族會這麼好笑(稱讚)

妙處摘錄一集根本不夠,他那種有話直說的性格真的很讚,不論維持惡犬型態還是切換成迎賓狀態都能繼續挑釁白色種族,曾當面說休狄王子是個傲嬌,就算對象是侍奉主也沒在客氣,冷言諷刺漾漾忘掉曾為他燃燒生命導讀古代陣法的夜妖精是同校學生、身為黑暗之首怕什麼海怪報復,還會滿滿怨氣地問漾漾為何經常跟外人說跑就跑XD

為了不被拋下、為了能護住惹事體質的侍奉主,哈維恩選擇自主進化,不知不覺就進化到比擬萬能管家的程度,還因為過於擔心一轉頭主人就會出事死翹翹而遲遲不敢排假回沉默森林故鄉,把一名菁英戰士操勞成這樣,難怪阿斯利安會對漾漾這個黑心老闆投以異樣的眼光XD

幸好這一主一僕已經培養出默契,前者終於記得亂跑前要帶上自家夜妖精,後者也學會事先做好萬全準備以應付經常發生的突發狀況,有哈維恩這麼可靠的幫手,漾漾跟蘭德爾伯爵一樣好運,有許願想要尼羅這麼厲害的管家真是太好了。

※ ※ ※

其他還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件對話,原世界唱KTV、水妖精聖山烤肉交換禮物、喵喵讚嘆漾漾冒牌貨比本尊強很多、殊那律恩讓太弱只能被讀心聲無法反讀的漾漾盡情悲歎、狼王感嘆腦袋不好的墮鬼親妹不能好好學習上進不比殊那律恩這個別人家的孩子、安地爾被漾漾詛咒裂川王吃屎戳到笑點、妖魔界紅蠍婆婆稱讚漾漾一次騙跑三個白色種族跑路了不起、雷多在四日戰爭時表示漾漾根本不可能殺人連殺魚都會怕……不可不提漾漾堅持學長必須受罰的那句「我就是要賣!原味內褲三件一百!幹!」

挑選的十個橋段都很喜歡,沒選到的其他劇情也可能更精彩,這系列太容易讓人讀得很樂,當初才會一碰就立刻決定收書。

於是就這樣邊享受百讀不膩的快樂,邊期待後續劇情,雖然故事會在第三部畫下句點讓人很捨不得,但好作品能陪伴讀者長長久久,重溫又能再次得到感動。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