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玄「特殊傳說」雜感:世界觀、伏筆與後續劇情猜測

越看越覺得特傳是一個靠交朋友拯救世界的故事,當不同種族間不再充斥仇恨、誤解、鬥爭,而是理解、合作、承擔,才能守住重要的人事物不被摧毀。

 

  • 書名:特殊傳說
  • 作者:護玄
  • 出版社:蓋亞文化出版(舊版:威向)
  • 出版日期:2007年7月起
  • 新版集數:第1部(10)、2-1(4)、2-2(10)、第三部(出版中)
  • 作者BLOG:夜貓鳥宿
  • 讀墨簡介與AP連結:第1部2-12-2第3部

※ 以下感想會提到劇情,在意劇透者請止步

 

▼ 閱後感想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賦予種族使命,白色與黑色種族共同守護世界,負面產物「陰影」由時間種族看守鎮壓、妖師一族得以在必要時調動陰影,各司其職的情況下,該發展時白色種族讓世界盡情展開枝芽、該換血時黑色種族幫世界去除病痛,生命共存共榮,直到歷史用盡時間軌跡,一切將在終結後重啟。

神族曾帶領八大種族抵禦入侵世界的外神留下傳說,隨後神族回到其原本世界,許多古老種族退隱遷移到其他親近主神的世界,於是神話逐漸遙遠,歷史出現斷層。

或許出於追逐強大的必然,歷史兵器「陰影」能毀壞一切的可怕力量引起覬覦與爭奪,時族與妖師被當成突破口,邪惡蠱惑妖師百塵一脈,能庇護黑色種族的千眾家遭屠滅,導致黑暗毒素再難抑制迅速擴散,即使妖師本家與精靈、時族切割並封印「陰影」,仍有不少黑色種族遭污染扭曲,時間種族在戰役中死傷慘重分化出獵殺派,仇恨、恐懼促使白色與黑色種族爆發衝突就此反目。

在六界戰爭佔據優勢的白色種族持續清剿其所認定的黑暗,作為黑色種族之首,妖師一族即使解散附屬種族隱遁仍被持續屠戮,血腥、怨氣、痛苦形成更多扭曲存在,邪惡反撲帶來漫長的黑暗時代,生命再無法從容,必須盡早學習在鮮血中奮戰。

三千年前時間種族鎮壓陰影的聖地失控,大量陰影席捲世界,原世界守世界因而分離,聯合種族大戰陰影將之封印,殘餘陰影卻進入人心將之轉化為鬼族。

千年前爆發精靈戰爭,被認為近乎滅絕的妖師一脈與鬼王合作,白色種族在無數犧牲後慘勝,僅存的黑色種族更加隱匿沉默,被扭曲的邪惡潛伏儲蓄力量,千年後世界線繼續推進。

※ ※ ※

覺得特傳分段輸出世界觀的處理方式很好。

先跟著在原世界長大的褚冥漾從普通人視角認識異能學院、守世界,再從其身分得知妖師一族即使無辜也身負原罪被敵視獵殺利用的悲哀處境。

先交到很多因為他單純無害而給予善意的白色種族朋友,再看他因血脈得到黑色種族的親近認同,在理解雙方立場的同時,也讓更多人拋開偏見誤解。

最後發現黑白種族打來打去背後有大魔王在玩陰謀,為了阻止六界被摧毀、為了繼續守護世界守護重要的人、為了守住傳承下來的約定與期望,漫長歲月後終於又能重現遠古時代黑白種族共同抵禦外敵的情景。

學院戰、四日戰爭、墮龍神戰,敵營從鬼族、黑術師、食魂死靈、邪神、異靈持續升級彷彿在玩RPG,強敵一個個出現,一人之力難挽狂瀾,擁有未來的關鍵肯定是多交朋友!

忍不住覺得混帳妖師凡斯會有那麼慘淡的下場,就是因為他沒幾個朋友,一個鬼王麾下目的不明的安地爾只知道看戲,一個冰牙精靈亞那慌慌張張,發現自家軍隊屠了好友族人,痛苦得話都說不好,除了道歉,沒能說出精靈們是為了讓鬼族化的妖師族人得以解脫回到安息之地才出手,或許就算亞那好好說,凡斯也聽不進去,長年躲白色種族獵殺的苦和失去親族的恨讓原本冷靜又有常識的凡斯失控,他沒再多想,就這樣傻傻被利用。

如果凡斯還有其他朋友能及時阻止、提醒,或許結局就會不同,可惜那個時代那個處境的妖師根本沒有交朋友的條件,白色種族朋友有一個已經是奇蹟。

幸好千年前的三人情誼絕非徒然,凡斯的兩個友人,亞那交代兒子幫助妖師、安地爾也好幾次扶了小輩一把,保住跑來鬼族據點救人兼斷後的冰炎、帶被重柳族追殺的漾漾去喝咖啡兼護送到黑王處,朋友從來沒白交,過去以某種方式延續至未來。

有前人為後人鋪路,千年後漾漾得以交到很多朋友,在得到幫助的同時也努力回饋,幫伊多尋找水精之石、護送冰炎學長、幫西瑞找六羅靈魂、為夏碎千冬歲屠龍神、拾取天使殘魂、救助孤島倖存者、跳黑火淵求解藥……

精靈、妖精、鳳凰族、時間種族重柳、殺手一族、羽族、天使、人類,妖師少年不知不覺幾乎快和世界八大種族都建立起過命交情,簡直不可思議,還讓原本敵視黑色種族的里德同學改變想法甚至開口道謝!

不僅妖師,其他種族的交友情況也同樣影響未來,比如排斥禁忌之子的水妖精族新生代濮路選擇和雅多雷多當朋友,一點一點的改變都將帶來不同。

但僅僅朋友多,不代表面對邪惡能避免犧牲,接下來的重點顯然是如何讓補師復甦!

魔龍希克斯似乎暗示了褚冥漾的父系與千眾血脈有關:

「……你……搞錯了吧,我是妖師本家的血脈。」我頓了頓,雖然是在自己的夢裡,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雞皮疙瘩整個豎了起來,打自內心感到莫名其妙的異常不自在,好像有什麼深鎖的隱私突然被發現,可是又說不上為什麼會有這種怪異感。(Ⅱ恆遠之晝篇09)

「還有,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另……」(Ⅱ恆遠之晝篇09)

漾漾母親白玲慈意識連結到魂偶一事揭露後,她去找經常出差的丈夫褚項小聚那段,告訴讀者褚家老爸絕不是一無所知的普通人類,看到魔龍認定漾漾是千眾望月後人,忍不住懷疑千眾家是不是跟燄之谷冰牙族一樣,也付出龐大代價把倖存者送到未來,褚項必須偽裝成人類,大多時間躲藏在時空夾縫還是什麼結界隱藏點才能生存?當年幻水魔救下擁有自我意識的千眾高階鬼族導致更改族印一事難道就是契機?

過去對抗黑暗毒素的治療方案早就失傳,偏偏褚冥漾身邊的偽幻武魔龍、米納斯和還沒回來的小陰影烏鷲都是老資歷,漾漾或許有千眾血脈、米納斯疑似跟能製造生命之石的伏水一族有關,加上蒐集偽生命之石黑色碎片任務,怎麼看都覺得世界意識正透過年輕妖師想讓歪掉的歷史軌跡重歸正途,包括傳送到神殿遺址指引伏水一族水脈還活著、開啟孤島通道讓他們救出最後的月守眾。

畢竟邪惡可不只有黑暗同盟,許多遺跡如湖之鎮深處還有被封鎖的不明存在,異靈之後很可能會出現能吞吃世界的魔神,預言一再催促「沒有時間了」,後面肯定會有死傷慘重的大戰,必須讓後勤趕上才行!

目前被我方人馬抓住的扭曲鬼族包括紫袍艾麗娜、孤島妖精護衛隊隊長馬歇爾,是現成的治療實驗品,想起狼神提過的那21+1骸骨,多出的那具屍體太可疑,忍不住懷疑是不是有什麼辦法能把被扭曲的再扭回來?讓邪惡鬼族變回自己人?

伏筆還有很多,隨著劇情推進解答了部分,又繼續累積出一堆疑惑。

失蹤的蝶城城主在哪裡?

羽族英雄阿蘭斯跟自稱失去記憶的羽族古神黎沚有無關聯?

卷之獸未孵化的蛋和不請自來的粉紅壁虎有什麼作用?

雅多和人魚的交易為何?

誰拿銀滴治療冰炎、夏碎、萊恩三人?

重柳族青年包庇異靈的罪人事件詳情,他叫什麼名字?該怎麼重新取得時間?

表示自家地盤和世界傾覆無關的安地爾會不會是已消失的上個世界種族?

耶呂鬼王以前不是最強,怎麼以妖師身軀復活失敗後就沒動靜了?耶呂鬼族化前是什麼種族?養了一堆蟲戰士的景羅天又是什麼種族?景羅天為什麼對安因那麼執著?

漾漾會不會去考袍級,西瑞成為搭檔,出任務時自帶哈維恩嗎?

說起來漾漾已經快把身邊親友家都拜訪過一輪,去冰炎學長老家讓冰牙精靈和燄之谷群狼看看混帳的後人、去西瑞家見證子女奪權擂台戰、去千冬歲家看父子恩斷義絕順便幫殺墮龍神,接下來應該輪到參觀喵喵家鳳凰一族了吧,增強後勤的時機啊!好補學弟家人參聖地也值得一遊,萊恩家雖然只是人類戰士說不定也能很有趣。

想看到的劇情很多,可惜第三部已經是終部曲,只能在不捨的同時敲碗等待後續集數,期盼故事畫下句點前,疑惑都能得到解答。

2 篇迴響

  1. Sue 29 10 月, 2022 10:22 上午 

    我沒看過這本。你很用心寫這些感想文,好厲害呀!

  2. 29 10 月, 2022 11:39 上午 

    沒有精彩的原作就生不出這麼多篇感想,沒看過的話誠摯推薦特傳系列,是很值得一讀的歡樂泉源喔 d(>ˇ<)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