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羅曼史感想:茱麗‧詹姆斯《愛情對手戲》

一男一女調查局臥底探員在對手戲任務中解開過往恩怨得到愛情的故事,書名愛情對手戲翻譯得頗貼切。

 

愛情對手戲

  • 書名:愛情對手戲
  • 原名:The Thing About Love
  • 作者:Julie James 茱麗‧詹姆斯
  • 譯者:郎淑蕾
  • 出版社:果樹 Romance Age239
  • 出版日期:2018-07-03
  • 簡介連結:LINK

 

▼ 閱後感想

十幾年前有陣子靠圖書館狂看外曼,等舊書看得差不多,租書店又很少進就慢慢斷看,前陣子看到WRN羅曼史讀書會推出外曼樂透贈書又跑去參加試手氣,反正都沒看過所以不指定選隨機,沒想到幸運抽中(歡呼),於是第一次接觸茱麗‧詹姆斯的作品(以前有看過的茱麗是茱麗‧嘉伍德)

 

愛情對手戲:The Thing About Love

看到原名「The Thing About Love」時想說不就是關於愛情,疑惑為什麼要翻成愛情對手戲,繼續讀下去才恍然大悟,因為男女主角都是經常需要演戲的臥底探員啊,兩人在對手戲任務裡產生默契並肯定彼此。

郝潔西,知名法學院畢業的金髮正妹高材生,曾任律師,後轉為調查局探員,於洛杉磯工作數年並與大導演相戀結婚,婚姻卻僅維持三年,後調回芝加哥老家。原以為離婚是因為自己調查局工作忙碌經常無法赴約導致丈夫難以諒解,離婚半年後才從報章雜誌得知前夫和年輕女演員宣佈訂婚及懷孕五個月喜訊,後知後覺對方早已出軌,她努力投入工作不去想那段失敗婚姻和雙胞胎兄姊積極介紹新對象的訊息,沒想到會遇到六年前的死對頭老同學,還和他成為臥底任務搭檔。

薛強恩,受警察父親影響長成一名身手矯健的猛男,曾從軍經歷遊騎兵四年軍旅生活,後轉職為成調查局探員,一度在外地工作,因親友都在芝加哥而選擇返家並順利交到女友打得火熱,外派支援期間和戀人分隔兩地,任務結束返家時卻逮到女友劈腿,大受打擊的他瘋狂投入體能訓練想讓疲憊移轉注意力,並報名極具挑戰性的人質拯救隊考試,等待結果前的短期臥底任務讓他再遇難搞故人,在互動了解機會增加後,對方糾正了她原本反感態度,遲了六年的妄想終於實現。

全書主要分三大重點,一是男女主角剛被劈腿的情傷,二是兩人在六年前為期21周的新進探員訓練課程如何結下樑子,三是搭檔臥底任務後改觀動情迎向未來,看完會覺得人與人相遇的時間點確實很重要,早就被彼此吸引的兩人卻在六年後的命運安排才在一起,看似錯過六年,卻也是因為有那六年的經歷才會有現在的他們,也才會有更懂得珍惜,在確定心情後為了不再錯失的堅定選擇。

潔西和強恩六年前的新進探員訓練同學恩怨其實有點可笑,他一眼被她吸引試圖靠近釋放善意,不想因女性身份被看輕的她卻錯誤解讀言行,因他在射擊課程的提點傷了自尊心。他以為她的酸言諷刺是打趣調情,直到對打時被裝受傷的她趁機在全班面前重摔,從此不再用熱臉貼冷屁股自討沒趣,兩人形同陌路激烈競爭,視對方為死對頭。覺得女主問題比較大,充滿敵意還因射擊被說很遜的事實就惱羞成怒,故意害男主丟臉被嘲笑,過了六年仍堅持己見認為全是對方的錯,不過以她好強的個性,就算重來一遍大概還是同樣結局,至少兩人在課程上受對方刺激大幅進步,在六年後能解開誤會深入認識彼此同樣迷人的內在。

臥底任務是扮演餐旅業投資合夥人引誘收賄變更使用分區的市長,相較於調查局影集算是相對溫和的任務,唯一的刺激點在男主被舊友叫破身份那段,不過要不是有男主,說不準市長會對女主做出什麼,就像女主另個扮演受家暴醉女面對人渣警察的案件一樣危險,會熱愛這種臥底逮壞人的工作型態,男女主角確實很強悍,光看就為他們日後會不會遭報復略感擔憂,畢竟入監服刑的犯人仍有放出來那天,不過調查局應該有臥底保護機制,自尋煩惱也沒意義,剷奸除惡才是當務之急,那種菁英使命感雖然離自己很遠,還是有點佩服有點羨慕。

男女主角男的帥女的美,同樣自尊心強能力佳、同樣熱愛調查局工作、同樣在探員工作兩年後跑龍套臥底上癮選擇成為專業臥底,也同樣不幸被劈腿,一個擅長體力一個擅長溝通,是相似又互補的合襯一對,確認心情後潔西考慮再次調職、強恩決定頂著才被歡送過的尷尬回來復職,對的時間點遇到對的人,就算命運讓他們可能再度錯過彼此,也能自己扭回命運方向!

文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女主為了見男主最後一面好好道別不惜在飛機全部停飛的惡劣天氣開車十二小時熬夜飆車趕回,最想吐槽的是「想給遠距離戀人一個驚喜必然會抓姦在床」的不意外展開,最想反觀的是五萬美金的收賄累犯就要關十幾年不像台灣這種殺人強姦賄選排廢水地溝油都輕輕放過的「重罰五萬」犯罪溫床,是能對臥底探員工作稍微長知識的都會愛情羅曼史。

整體而言故事流暢不錯看,也依然很外曼,常見離婚第二春、不避諱寫男女主角過往感情性經驗、喜歡描述性吸引力總要花點篇幅寫脫衣脫一地,看完雖然覺得不錯卻沒有萌得滿足又激動,不知道是因為東西方國情價值觀不同還是單純題材和人設問題,也不知道看得有愛有萌的那些台言如果歐美讀者看到翻譯版會不會有同樣感動,不過終歸都是好作品,還是喜歡各種言情,百讀不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