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裁判?

律師為被告辯護,打贏公權力代表之檢察官,由法官做出無罪宣判,這是逆轉裁判,然而,被逆轉的裁判得來非常不易。在一代,刺蝟頭律師成步堂龍一順利地打贏五場硬仗(第一場有點軟),幫他的當事人成功逆轉,但,這簡直是幸運過頭的奇蹟。

 

Phoenix Wright

一無所知、陌生的委託人,要相信他無罪、沒有隱瞞、說謊,先說服自己,才能全心全力地為他爭訴,這是成步堂的信念,但如果遇到惡質、無禮、暴力前科、舉止可疑的當事人,如果在調查途中越懷疑委託人有罪,該怎麼辦?

當信念遭到現實挑戰時,該為正義而戰,或是為委託人而戰?

這是同時考驗著律師的『職業道德』和『良心』的一道難題,運氣好的龍一在最初尚未遇到這困境,但運氣糟的他同時也寫下了司法界的數道傳奇。

知道什麼是『冤罪』嗎?

就是明明無罪卻被判刑,這種事從古至今不斷發生,或因脅迫施壓、恐懼畏縮,又或義氣同情、親友連心,黑鍋上身為人為己,亦或只是倒楣得太徹底,於錯誤時機出現在錯誤地點,在所謂的『法治原則』下,被證據、缺乏證據害成了大悲劇。

知道為什麼冤罪常『無力可回天』嗎?

因為官官相扣環環相護,面子問題大得緊。發現無辜者背上冤罪,將會發出多大的質疑與反彈聲音,丟掉執法機關多少公信力,上級丟了臉責怪下來,全吃不完兜著走,就像為製造出和平穩定『好業績』而吃案的警察機關般,冤罪當然也得完全避免,就算發現也當作不知道,睜隻眼閉隻眼生活才會和樂,犧牲一人換來全體穩健,是必要的比例原則……

知道訴訟得經過多少人手裡嗎?

刑事案件而言,民眾檢舉或檢察官主動偵查被告、警察機關協助執行,足夠的犯罪嫌疑由證人指認、相關證物經由承辦人員鑑定檢驗,或許轉由另轄區內之檢察官起訴。案件送進法院,經審核是否為管轄法院、審判權,再分配審判法官、安排審判期日,文書人員核對文件資料是否正確,連絡所有相關人士到場,被告選定律師。

麻煩的過程中,摻雜了許多相關與不相關人等,在一道道手續中,若某個環節出了差錯,就可能扭轉成另一個結果,雖全在『法律刑責與良心』的枷鎖下,卻無法保證鑑定結果不會出錯、案發現場不會被偽裝收拾、證人不會迫於威脅利誘而上演一齣好戲……法官得從層層不確定因素中判定真相,其實是非常困難的工作。

這世界多的是無法釐清的問題,『人』與『人的關係』更是其中最難了解的一環,情理法法理情,不管逆轉或裁判都沒有想像中容易。

我們的主角,原來如此君,其實他很幸運。

遇到的五個案例,矢張政志、綾里真宵、荷星三郎、御劍怜侍、寶月巴都讓他確信並有充足動力確確實實地往逆轉路上行,為了死黨、勁敵、上司、忘年之交(?)順利地以不太靈光的新手之姿展現一場場讓人印象深刻的逆轉把戲。

但他也非常不幸,除了第一場(為了讓玩家熟悉操作)破綻百出的軟腳蝦破音檢察官加臨時起意一臉可疑的目擊證人堪稱輕鬆愉快外,此後訴訟就像坐雲霄飛車般的刺激,動輒捲起整個司法界的超級大案,陷入切身又重大的謎團裡。

先是一手提拔自己的上司兼好友,美女律師千尋死亡在事務所內,被告是她的妹妹,調查中太過接近真相反被權威人士控訴,莫名奇妙成為被告,幸好有拜有保佑,在陰陽界的鼓勵與協助下順利脫身……

而兒童劇集江戶大將軍的凶殺案件順利解決後,感激的同學兼難纏檢察官對手御劍居然被控殺人,一扯扯出了十五年前轟動一時的DL-6號案件,把司法界上數一數二百戰不克、嘴利到讓人望之卻步的恐怖檢察官一擒入網。

之後復甦的逆轉,離奇的『一個死者,兩宗案件』牽扯到檢事主席,幕後黑手深不可測,大條到一聲令下、全體公家機關人員立正敬禮,跟法官還曾共用晚餐搏感情,這種『絕對的權利導致絕對腐敗』的勾搭問題,眾所知能避則避,誰碰到誰衰,沒想到就這樣被我們的主角碰上。

新米律師,第一個案件差點連委託人的姓名都想不起來、連質詢都不知道地手忙腳亂,這個看起來不太可靠的刺蝟頭龍一,律師之路有誰比他還精采!

關聯性高、越來越大條的訴訟,讓人一方面驚訝於事件的戲劇性,一方面驚訝成步堂怎麼那麼衰,最後發現案件居然奇蹟般地逆轉,就算法官糊塗、兇手大條卻沒被溜掉,導出「主角其實霹靂無敵幸運」這個結論。(有點誤)

戲劇性效果,這是逆轉裁判裡很大也很有趣的特點。

遊戲過程中,一直覺得當中的逆轉和裁判都很不可思議,懷疑現實是否真可行,然順利逆轉,看到『無、罪』那個灑花的快樂判決,看著兇手被揪出來的震驚反應、搞笑舉動,人物們有淚有笑的對話互動,仍忍不住喜愛上這款遊戲。

回到最初的問題,也是遊戲過程中不斷在心裡浮現的問題:

「如果委託人確實有罪,該遵守職業道德還是良心?」

據不小心捏到的劇情,在之後的作品裡似乎就直接面對了這問題,讓龍一不再幸運地遇到無辜委託人,雖然那決定的對錯見仁見智,仍做出了選擇。

面對『最低道德標準』、『罪刑法定』的法律,證據實在是最大的難題,俗話說得好:「舉證之所在,敗訴之所在」,無罪卻無法證明、有罪卻找不出證據,實為訴訟的頭大問題,於是『偽證』也成為法庭上麻煩卻常見的情形。

雖然某些情境誇張得不符合實境、事情演進離奇得無法置信,但現實難為的「逆轉與裁判」,在遊戲過程中讓人發掘到更多思考點,清楚看到人性。

在看起來有點搞笑的主角視點裡,看到了以幽默手法呈現的遊戲樂趣,我們蒐証、調查、推理,在不同場景中尋找蛛絲馬跡,和形形色色的人相遇、交談,祭出S/L大法犯規似地脫離卡關困境,為劇情的進展驚奇、為主角的遭遇同情,每個案件都有其樂趣,讓人又笑又感動,喜愛上有血有肉的人性,於是為了逆轉裁判而努力。

發表迴響